当前位置:主页 > 网上配资 >

中国股市巨大情况下的理性思考

中国股市巨大情况下的理性思考



  导言:投资最终比的是谁活得更久,如今A股市场流行各种投资理念,面对概念股的飙升,价值投资的方法似乎再一次宣告了“滑铁卢”,但笔者认为,不要受到环境的影响,你要学会如何给企业估值,如何面对市场的波动,寻找到安全边际有成长性的股票 ,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才是正道。
  短期投机风潮经常取代长期投资
  如今的A股市场与过去没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一些股票疯狂上升而一些股票不断下沉,巨大的反差使得动物精神毕露无遗:贪婪与恐惧同时显现,混乱与清醒交替进行。市场显得那样有效,高估最厉害的股票似乎表现得永远很好,低估最厉害的股票似乎永远表现得很差。股票越来越与其所代表的企业脱钩。价值投资的方法似乎再一次宣告了“滑铁卢”,从而沦为市场嘲笑的对象。约翰 ?伯格先生在他的新书《投资还是投机》中开篇就指出,在他漫长的投资生涯里,他目睹了传统审慎的长期投资是如何被激进的短期投机风潮所取代的。股票价格通常是转瞬而逝和虚幻的。均值回归是金融市场的铁律。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一节节“列车”争先恐后地呼啸着驶入悬崖后,不会有什么好心情。本杰明?格雷厄姆说得对,对于“投资品”,只有当投资者以斯宾诺莎所说的“居安思危”的态度去挑选它们时,才有可能做出稳健的选择。我深信,只要你的买入价格不是过高,那么你的下跌风险就很有限;假如你用打折的价格买下来,那么你就有了实实在在的安全边际。
  不要让一项投资置自己于死地
  我2013年的股票收益率是22.74%,在这个跌宕起伏的投资环境里,我已经很满意了,因为它是在一个低风险的投资组合中取得的。我赞成这样的说法,若是以高风险的组合取得20%的收益,毋宁以低风险的组合取得15%的收益。衡量一项投资是否稳健并不能仅仅强调公司的前景和收入,更在于这项投资是否可能置自己于死地。我的这个投资组合变动很少,依然以细分市场的隐形冠军企业为主,既称不上“新经济 ”,也算不上高科技。其中既有手工模具,又有纽扣;既有管道,又有内饰;既有医院,又有中药;还有叉车和银行。这个组合谈不上有多完美,会产生多大的“想象力”,如果在鸡尾酒会上一定羞于出口,但我欣赏逆向投资的基本原则:任何时候都要去竞争少的,也就是人少的地方寻求机会。这是许多大师级投资者比如霍华德?马克斯、彼得?林奇、约翰?邓普顿的制胜秘诀。投资的本质是回归中值或零和游戏。塞思?卡拉曼说,当下跑赢大盘的品种,不可能永远保持高位。若某个板块跑赢大盘的时间相对较长,这样的表现一定是从未来“借”来的,将来“还”的方式要么是未来长期地跑输大盘,要么是通过暴跌来实现。但是人的天性使人们很难去接受最近表现很差的品种,而这正是长期投资成功的关键。
  牢记复利的力量与复亏的残酷
  在大多数情况下市场总是让人感觉危机四伏,也就是说不确定和不稳定是常态的,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良好的策略和心态。股票的上涨或下跌会让大多数人高兴或不高兴,其实上涨并不等于公司的经营就好,下跌也并不等于公司的经营就差。无论是高兴或不高兴,归根结底还是价格。若投资者果真视股票为公司,以价值为导向,就不该出现高兴或不高兴的情绪。最终,当你十分清楚你所投资的公司正在全力以赴的时候,你的内心将非常平静。有一点必须永远牢记,那就是复利的巨大力量和复亏的残酷性。复利是那么的生机勃勃:若每次赚5%,只要14.5次,资产则翻倍。若每次赚6%,只要12次,资产则翻倍。若每次赚7%,只要10.5次,资产则翻倍。而复亏却是那么的凄惨悲哀:若每次亏5%,只要13.5次,资产则腰斩。若每次亏6%,只要11次,那么资产则腰斩。若每次亏7%,只要9.5次,资产则腰斩。
  价值投资并非只是买入优质股票
  价值投资的方法并非只是买入优质企业的股票然后长期持有一种。巴菲特在他的《格雷厄姆和多德村的超级投资者》文章让我们看到,价值投资的方法并不相同:有的投资者持有令人费解的“粉单股票”;有的投资者专注于大市值股票;有的投资者进行全球投资;有的投资者集中精力于某一市场比如房地产或能源。有些人运用计算机筛选程序去发掘从统计学角度来说便宜的公司;有些人则评估“私募市场价值”——业界愿意支付的整体公司的购买价;有些人是激进的股东维权者,积极活动要改变公司;而有些人则寻找已具备价格催化因素并能部分或全部实现的低价股票——例如公司分立、资产出售、重要的股份回购计划或者新的管理团队。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同,但是有一点大致是相同的,那就是,承认股票价格与商业价值间的差异、遵从安全利润率的原则以及实施逆向投资的策略。很难说哪种方法最优,例如,若要使用购买被低估的优质股票的方法,则必须考虑这种方法可能无法经常使用。许多人并没有特别的耐心等待更低的价格,以获取更大的安全边际。即使真能等到极富吸引力的价格,又没有特别的耐心等待价值的回归。就算这两者都做到了,却有可能出错而被市场先生迎头痛击。
  有一种策略叫做“什么也不做”

猜你喜欢